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张震岳干嘛老想着要去复兴嘻哈呢

发布时间:2019-04-04 09:05:16

撰文:陆小维

有人说,张震岳之于华语嘻哈音乐,等同于 e 之于美国嘻哈音乐。e 为嘻哈注入旋律性,是嘻哈音乐进程中至关重要的人物。

“想要来一包长寿烟,发现我未满十八岁”,唱着草根气十足却隽永的旋律,滑板单车不离身,“双手插口袋,帽子戴歪歪”……张震岳从街头走来,赋予嘻哈音乐众多经典段落,带领热狗(MC HotDog)和兄弟本色的兄弟们一起,创造华语嘻哈音乐历史上的一个个里程碑。

6月24日,张震岳有两件事撞在同一天。

这一天,他担负2017金曲奖颁奖典礼表演佳宾,结合原住民音乐和嘻哈摇滚,出现“张震岳”、“海雅谷慕”及“兄弟本质”的3种音乐面向。

也在这一天,张震岳和热狗(MC HotDog)担负明星制作人的《中国有嘻哈》正式开播。

关于张震岳,如果你只知道《爱的初体验》和《思念是一种病》,还远远不够。

低头,俯身,手掌或轻或重拍打大腿,“噗啪 噗啪 噗……”,坐在试衣镜旁的张震岳,兀自打起节拍,延续好几分钟,连工作人员的近距离“偷拍”也没发现。

6月10日,《中国有嘻哈》节目正在录制,张震岳&热狗(MC HotDog)、吴亦凡和潘玮柏三组明星制作人需要跟选手们完成“互选”,确定各自战队的成员。上台前,张震岳和热狗(MC HotDog)团队在艺人休息室里肯定“战术”,选手的名字密密层层写在一张纸上,还涂抹着不同的标记符号。讨论告一段落,张震岳找位子坐下,也不讲话,玩了一段“打击乐 solo”。

第二天,张震岳接受街声大事独家专访,聊到他对节奏的敏感:“听到节奏鲜明、复杂的音乐,我的耳朵都会竖起来,想去了解。虽然不算我的强项,也许吸收以后能反刍成自己的东西。”

“难怪你在休息室还会自己打节奏……”我提起昨天的片断。

“没错。”表示认同后,停顿1秒,张震岳才勾起嘴角笑,仿佛刚从脑海中抓取到准确画面。

不把《中国有嘻哈》当做文娱

之所以决定跟热狗(MC HotDog)一同参加《中国有嘻哈》,担负这档嘻哈音乐选秀节目的明星制作人,张震岳的想法很简单,“就是希望嘻哈音乐让更多人知道”,而不是虽然在圈内风起云涌,却不为大众熟知。

坐在评委席上,两位各司其职,热狗(MC HotDog)侧重考察选手的说唱技术,细致到每字句的节拍和押韵,张震岳则会全方位衡量选手的表演能力,评估 TA 是否具有成为巨星的潜质。

虽然是“选秀”,张震岳却不把《中国有嘻哈》当作“娱乐节目”看待。在他眼里,嘻哈音乐中最重要的就是文字和节奏,而文字的创作大部分来自音乐人各自的生活,非常真实,再加上嘻哈音乐人大多比较自我,这些因素1碰撞,自然有戏在。“一真实就会有冲突,固然可以被看作文娱效果,但我不觉得那是文娱,由于他们台上台下的生活就是那样,这才迷人嘛。”

海选刚开始,张震岳和热狗(MC HotDog)以为一定有选手抱着“玩玩看”的态度参赛,还曾放话说“皮给我绷紧点!谁敢来这边打混,我见一个骂一个”!实际情况却是,嘻哈音乐人们个个有备而来,带来拿手作品。张震岳承认自己的想象有点偏差,参加节目到现在,逼真感受到不管选手、电视制作团队或是制作人,“每个人都很认真”。

“热狗的身体里留着摇滚的血。”

张震岳第一次见到热狗(MC HotDog),是在台北“猫空”,“猫空”位于台北市文山区指南里的山坡地上,山头遍布茶寮。那是2000年左右,著名的“猫空缆车”还没有开通。

当时张震岳签约魔岩唱片,发行了《这个下午很无聊》、《秘密基地》两张唱片,不算主流歌手的他,创造了超过一百万张的销量。《爱的初体验》、《改变》、《自由》等作品广为传唱,旋律抓耳,节奏明确,唱出台湾街头小鬼对世界的态度。

热狗(MC HotDog)还是辅仁大学大众传播学系的学生,在 MTV 音乐频道实习。同时,他也开始在络论坛“Master U”发布原创作品,在台北地下圈内小有名气。“Master U”由台湾传奇嘻哈团体“参劈”成员林浩立在1998年创建,是台湾第一个专门的嘻哈音乐络论坛。

有一次,张震岳跟 MTV 的工作人员到“猫空”喝茶,热狗(MC HotDog)随着一块儿去。一群人闹到兴起,起哄说“热狗你不是会饶舌吗?来几段听听”,作为实习生,热狗(MC HotDog)听话地开始表演,唱他最初期的《补补补》等作品。“我当时觉得哇好利害!后来真的是因缘际会,他就签约到魔岩旗下专门做嘻哈的子公司‘大马戏团’。”在公司里见到热狗(MC HotDog),张震岳一下认出来,“咦你不是那个实习生……”

2001年,魔岩唱片结束营业,旗下歌手的合约都转签至滚石唱片。随着互联时期到来,传统唱片行业的未来浑沌不明,张震岳选择自己开公司。

2004年,他与曾任滚石唱片经纪部负责人的黄静波(George)共同创建了本质音乐。

除张震岳自己,本质音乐签约的第一位艺人就是热狗(MC HotDog)。2003年底,热狗(MC HotDog)退伍,虽然参军前发行的《哈狗帮》、《九局下半》等4张 EP 累计销量逾30万张,回归后的热狗(MC HotDog)却没有迅速推出正式专辑。而是受张震岳约请,跟张震岳&FREE9 乐队一起到各地 Pub、Livehouse 等小型演出场地巡演,足迹遍及台湾、大陆和美国最大的 Pub 连锁“House of Blues”。

热狗(MCHotDog)初期的音乐风格偏向90年代 Hip-hop,正契合 Nu Metal 的节奏和速度,所以表演时常常不带 DJ,而是随着乐队唱。“热狗的身体里留着摇滚的血,我们团队成员也都是这样。”张震岳说。

奔走于各种演出现场,张震岳和热狗(MCHotDog)遇到过中空的舞台,乐队站在台上“摇摇欲坠”,鼓也摆不稳要跑掉;拥堵的夜店里,一路穿过人群挤上台,帽子、耳机差点被乐迷扒掉……

有一次演到海南,乐迷嘀咕着“张震岳在那边签名哦”,走近以后,径直把签名本递给了乐队另外一位混血吉他手 Tony (现“猴子飞行员”乐团主唱),没发现站在 Tony 身边的才是张震岳。

讲起这些多年前的趣事,张震岳依然觉得“超可笑”,也感叹着:“那时是‘歌红人不红’,虽然《爱的初体验》、《爱我别走》这些歌已经很多人听,但大多不知道我是谁,1直到发行《OK》那张,大家才记住我的长相。有利有弊啦,正由于没什么人认识,我们才可以随便玩,也积累很多经验。”

我的改变不在里,而在音乐里

我爱台妹台妹爱我对我来说林志玲算什么我爱台妹台妹爱我对我来说侯佩岑算甚么

这首《我爱台妹》,收录在热狗(MC HotDog)2006年发行的首张专辑《Wake Up》中,迅速传唱,挑动无数青年荷尔蒙。热狗(MC HotDog)也凭仗这张专辑,取得第18届金曲奖最好国语专辑奖,长期以来处于地下状态的华语嘻哈音乐,开始进入主流视线。

从《我爱台妹》开始,张震岳跟热狗(MC HotDog)展开深度合作,陆续带来《差不多先生》《谢谢哑虎》《不吃早饭才是一件很嘻哈的事》等经典作品。

而对于张震岳来讲,《我爱台妹》也可以算作一个人生转折点。

拿到这首歌时,张震岳正由于腿部骨折,住在台中的一间医院里。热狗(MC HotDog)已完成说唱部分的歌词,“公司同事说需要一个好记、有钱的味道的副歌。”张震岳边说边吸吸鼻子,“当时台湾就是林志玲、侯佩岑最红嘛,就把她们写进去。我们今天就是草根味很重又怎样,不要去管他人,我们自己的审美才最利害,就顺着这个方向去写。“就这样,一边卧床养伤,一边敲击电脑,《我爱台妹》琅琅上口的副歌旋律撞进张震岳脑中。

腿部骨折的缘由很惊险,张震岳跟朋友在台北集会,一阵吃喝瞎聊,突然兴起开车两小时去台中骑单车,还是到极限运动公园飞跳台。一闪神飞很高,着落时重心全部歪掉,左侧身体先着地,右小腿“啪”1声,像筷子一样折成“L”型,整个骨头穿刺出来。访问进程中,张震岳绘声绘色地描述当时的情形,听我直说“可怕”,还坏笑着比个“耶”。

检查伤势后,医生告知张震岳“搞不好会截肢”。听到这句话,张震岳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如果要截肢,我就要定制最高科技的义肢。“奇怪了,神经病啊,也不去想自己接下来要怎样活。”忍不住自嘲起十年前的自己,张震岳撇嘴一笑,摇摇头。

那是2005年,1974年出生的张震岳刚步入而立之年。30岁之前,他是台客气质浓郁的摇滚青年,抱怨着“这个下午很无聊”,将“把妹”“喝酒”“我要钱”统统唱进歌里。“年轻时个性比较冲动,那个冲动不是不好,是很积极的,略微有点野心。过了30岁,我的节奏才开始慢下来。”逐步经历人生的高低起伏,躺在病床上养伤的这段时间,张震岳开始调整自己的生活,也不再那末爱喝酒。

因而大家再听到张震岳,已是《OK》、《我是海雅谷慕》专辑中的动人情歌和浑厚民谣,唱着亲情、友谊、爱情和对大自然的深情,创作者心性上的转变1听便知。

“你的心情是怎样,写歌的时候就自然往那个方向走,经历过的高低潮都成为创作的题材。我虽然话不多,但很多的心情都在歌里呈现,可能很多艺人、歌手能被发现的改变都写在里,其实在音乐上更容易找到我的改变。”张震岳说。

音乐工作中,张震岳最享受的部份是写歌的当下,在家里完成的 demo 即便音不太准,却总是最自然。

不同世代的嘻哈兄弟交换,带来更大的能量

“海雅谷慕”的民谣不是张震岳的全部,另一边,他跟热狗(MC HotDog)和顽童MJ116 组成了嘻哈团体 —— 兄弟本色。

虽然说张震岳是兄弟本色中资格最深的“大哥”,他在兄弟们中间却属于比较被动的角色,是需要“指令”的人。如果热狗(MC HotDog)和顽童MJ116 主动要他写好听的副歌,张震岳二话不说立即行动,没被问起的时候,他也很享受老神在在的状态,在旁边乐和和地看着大家,鼓励着“OK OK,你们来,不错不错,那个很厉害……”

成立不到两年,兄弟本质发行了《Fly Out》和《弄砸》两张专辑,张震岳为这些嘻哈作品赋予了许多动听旋律。从早年跟热狗(MC HotDog)合作《我爱台妹》、《嗨嗨人生》、《离开》到现在,他的写歌方式也在产生改变。用木吉他写慢版“芭乐”情歌的做法已不太适用,节奏对张震岳来说越发重要,需要尽力用旋律去对准一个个特殊节奏,“我可以很快适应,在新的节奏里找到自己创作的方法。”张震岳把这归功于“乱听音乐”,形容自己是“音乐中的机会主义者”,没有甚么“摇滚不死”、“Metal 一生”,好听的东西就去吸收,这也造就了他包括摇滚、民谣、电子、嘻哈等不同面向的音乐形态。

问到兄弟本质在相处进程中印象最深的画面,张震岳毫不犹豫选择了录音室中的场景。热狗(MC HotDog)和顽童MJ116 常常会犯拖延症,直到 deadline 前一天才火烧屁股赶歌词,坐在录音室一起埋头写,像是暑假作业还没写好而明天就要开学。张震岳就坐在旁边看他们弄,觉得这画面还蛮有趣。如果说张震岳是好脾气的老师,热狗(MC HotDog)就像严厉的班干部,对顽童MJ116的说唱技术严格要求,精细到每一个韵脚,有时直接把他们的歌词打回重来,顽童MJ116 也会乖乖地重新再写。

“我觉得这是一种世代的交替,现在的嘻哈音乐风格跟以前完全不一样,顽童就是比较新的,他们能跟我们学到一些东西,像是跟热狗学更好的说唱技能,跟我学写好听的旋律和副歌。顽童都有很好的音乐品味,我也会从他们那里听到很多好听的音乐。”不同世代嘻哈兄弟们的切磋交换,的确带来了更大的能量。

跟兄弟本质跑遍世界各地巡演,张震岳觉得其中最享受的部份,就是跟兄弟们一起相处,也从他们每个人身上学到新的东西。

2017年4月29、30日,兄弟本质在台北小巨蛋举办“日落黑趴”世界巡演最终场,在仅通过 Facebook 发布演出信息的情况下,24000张门票于4分钟内售罄。

对这个破纪录的数字,张震岳觉得兄弟本质的努力都有被乐迷看到,但他也不盲目乐观,认为真的要用嘻哈去影响华语音乐的话,还需要努力一段时间。由于虽说大家都知道“嘻哈嘻哈嘻哈”,大众的口味还是更偏向纯歌唱或是偶像,能称得上“经典”的嘻哈作品还不够多。“‘经典’就是金枪不倒,就是你去 KTV 一点这首歌,大家都会唱会嗨。不管一首歌在唱甚么,都需要这个‘经典’。”张震岳说。

2013年,本色音乐也是在台北小巨蛋,举办热狗(MC HotDog)“声色犬王”演唱会,那是华人嘻哈音乐历史上第一场万人场馆级别的个人演唱会。除张震岳,还有蛋堡、葛仲珊、陈冠希等代表性人物到场支持,可视作嘻哈音乐走向华语音乐更大舞台的开端。四年过去,已有更多新生代嘻哈音乐人加入场景,一同将华语嘻哈推向更广阔的位置。

我原本以为,张震岳会清楚记得“日落黑趴”最终场的每一个细节,没想到他已不记得演出结束后自己发布的几条 Facebook 动态都说了甚么。

“你说在犹豫是去参加庆功宴,还是早睡早起去冲浪?”我提示1句。

“我的个性吧”,张震岳讲起他多年来对舞台的体会:

“舞台的确有趣,但它又很虚华。灯光打下来,你站在舞台中间,一个顶光给你,你好像掌控了全球。但这进程是短暂的,我每次都感觉自己像灰姑娘,时间一到就又变成一个平凡人,去做自己真正喜欢的事情,我不会去眷恋掌声和欢呼。假如今天台下只有几只小猫听我唱歌,也可以唱得很开心。”

“我是大地的孩子,我是海雅谷慕。”

5月2日是张震岳的生日,他在 Facebook 上分享体会 ——

生日前夕的台北小笨蛋,已是我最大的礼物了……何德何能,可以在舞台上唱自己写的歌,下台后生活无虑,也由于如此,我要更加倍包容与分享,才不会孤负糟蹋上帝赐我的天赋……没错我今年43岁,人生已走了一半,但仿佛还停留在这个下午很无聊的年少精彩……

虽然张震岳说自己“对星座没什么研究”,他的个性却正好符合金牛座的几个关键词,大方、温和、沉稳。

在很多朋友眼中,张震岳是一名很好的倾听者,不会聒噪地一直讲话,常常安静地坐在一边,却暗自把很多事看在眼里,在朋友需要的时候第一时间出现。“有时我看起来漫不经心,其实我没有真的不在乎,只是不想讲。”戴上耳机,阻隔外部世界,听喜欢的音乐,张震岳就能潜入自己的世界,渐渐地思考,脑筋缓速运转,不着急往外丢东西。

这般宽厚个性的养成,要追溯到张震岳的原住民血统。他是阿美族的小孩,这是台湾原住民中人数最多的族群,散布于花莲、台东等地。跟普遍的台湾家庭不同,阿美族是母系社会,由女性主导各类家族事务。小时候,张震岳总看到妈妈风风火火张罗一切,亲戚1进门就吩咐“赶快去买酒~”,而爸爸却常常待在一边,讲话也小小声。儿时还不懂事,现在仔细回想,张震岳才觉出,父亲这样的个性也耳闻目睹影响到自己。

不说话的时候,张震岳会思考很多事,不过想一想就忘记了,再多事也不会变成压力。而很多人避讳的死亡,他却每天都会斟酌,这也源自原住民族群的影响,说到这,张震岳讲起一个小故事:

外公去世了,遗体摆在冰箱里。很多人前来吊唁,准备入殓时,冰箱关闭正在退冰,外公脸上出现水滴。孙子看见了去问外婆:为何阿公在流汗?外婆说:没有啦,阿公第一次死掉会紧张嘛。

这些关于死亡的玩笑,家里人会以轻松的态度讲起,让张震岳从小就用开放的态度看待死亡,思考在死亡到来的那天,自己该如何面对。“发生意外的话其实还蛮爽的,一下就没了,也还 OK。如果是生病,第一当然要尊重生命,假设真的不可救药,我也不会撑着,那蛮累的,看过太多亲人撑在那边,自己也不能选择要走。我自己的话,应当就是不要太多人在我旁边……其实我很开心自己能这样想。”

记起罗大佑有首《歌》唱出自己心中所想,张震岳哼唱起来:“当我死去的时候亲爱/请别为我唱悲伤的歌~”

点开张震岳的 Instagram,随意翻翻,机车、单车、滑板一样很多。这些街头小鬼的心头好跟嘻哈音乐一样,自由无拘束,“比如你今天戴上耳机,听嘻哈,有强烈的节奏型,在极限运动公园里1直飞一直跳,那个感觉嘛,爽。要是耳机里放的古典音乐,那肯定玩不下去。”张震岳喜欢这类自由自在的感觉。

一样占领张震岳 Instagram 的,还有满屏海浪。演唱会结束当晚就在庆功宴和冲早浪中纠结,足以看出张震岳对冲浪的痴迷。跟滑板、单车不同,冲浪更接近一种纯洁的生活方式。一早起床,天气好好,看 App,哇这个地方的浪况很好,开车一路沿海找去,再泡在水里冲,整个过程浪漫又 Chill。“冲浪倒是比较接近民谣,比较怀旧的感觉,像《我是海雅谷慕》,我觉得就很‘冲浪’。”

海浪是大自然的产物,人力不可安排,冲浪者只能做好准备,认真训练,锻炼背力、腰力、判断能力、反应能力……高速度大浪来袭时,才有可能征服它。这个进程跟张震岳多年来的音乐理念有几分类似,放下强烈的企图心,享受进程中的乐趣,经常放下身段检视自己,不让外界的干扰影响初衷。自然的状态下生长出来的东西有时很迷人,自然有人去跟随。

“假设我们今天就是想着要‘复兴嘻哈’,这进程里就多了很多压力,自己玩开心就好,干吗要去‘复兴’呢?不如尽量拿掉标签,让自己更自由,无论是嘻哈还是其它音乐。”张震岳说。

(图片提供:本色音乐)

相干Tags:

月经量多喝什么好
月经量多会贫血吗
月经量多会造成什么后果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