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符文猎手 第三十九章 物是人非

发布时间:2019-10-12 23:55:40

符文猎手 第三十九章 物是人非

我们的兄弟还在坚持战斗!仅仅是这一个理由就足以让伊斯塔伦的战士热血沸腾。(最新章节阅读请访问)临阵脱逃的耻辱一直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而能够阻止他们冲动的,就只有身为指挥官的埃尔的理智。而当他的理智也失控之后,最后的枷锁也被随之打碎。

经过河谷关守军的补充以及后来战争的消耗,埃尔手中的骑兵达到一百五十人左右,这也是他手上唯一的机动力量,还要防备着南方军的袭击。不过出于情绪亢奋状态之中的埃尔这个时候也没心思理会其它问题,直接带上了所有的人马,抛弃一切辎重物品,仅仅带着武器与随身的干粮,就迫不及待地出发。

从里尔镇到伊斯塔伦的路程其实不远,如果不考虑马匹损耗连夜行军的话,两天半的时间就可以走一个来回。埃尔一马当先沿着原路折返,沿途不断收拢殿后的斥候部队,得到的消息却并不乐观。

由于流亡者队伍的行进速度太慢,为了防范敌人从背后追击,埃尔曾经沿途留下数批断后部队,负责侦察敌情并及时发出警报。在过去的几天里,殿后部队一直没有发出警报,这让埃尔和蒂雅娜暂时放下心来。不过,真实的情况却比他预想的还要糟糕。

殿后部队并非不负,但他们的见识毕竟有限,无法理解敌人的本质。当负责殿后的小队长拍着胸脯保证没有看到一个骨头架子的时候,埃尔二话不说一脚把他踹了出去。

普通的士兵只知道将有形的亡灵当做敌人,但却忽略了无形的瘟疫。当埃尔收拢殿后部队时惊恐地发现,他们竟然都已经或多或少地被瘟疫所感染。只是由于感染的时间较短,还处于潜伏期没有明显症状罢了。

死亡之主散播的瘟疫并非普通的传染病那么简单,在埃尔的真实之眼中,缠绕在士兵身体上的瘟疫像是一股股黑色的烟雾,盘旋在空气中聚而不散。虽然史蒂芬大师之前曾说过瘟疫将要爆发,但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埃尔也不会相信瘟疫的威胁竟然已经如此接近。

“你们立刻加速前进,回去之后找随军的祭祀进行治疗,不要再与其他人产生接触!”埃尔板着脸严厉地说道,小队长从地上爬起来,苦着脸行了个军礼,二话不说转身就跑。由于伊斯塔伦陷落的太快,蔓延至城内的瘟疫还没来得及爆发就被火烧得一干二净,因此战士们的防患意识也并不强烈,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不知道问题的严重性。(最新章节阅读请访问)

埃尔带领着手下的骑士一路向前,越往回走他的脸色就越发阴沉。正如史蒂芬大师所说,死亡的力量正在侵蚀这片大地,无情地收割着一切的生命。

从伊斯塔伦逃离的难民成千上万,然而在流亡者队伍的身后,却再也没有一个活人。埃尔带着部队沿着原路一路狂奔,沿路所见到的人类尸体越来越多。

伊斯塔伦爆发战争时,除了那些下定决心背井离乡的难民之外,还有一部分居民不舍得离开这座城市。他们抱着侥幸心理没有走远,只是躲到附近的乡下、田间和森林里,默默地等待战争结束。

城中的大火虽然熄灭,但是亡灵间的内战仍在继续。等待不出结果的难民逐渐失去了信心,也开始打算逃跑,但已经来不及了。死亡大军所过之处,无形的瘟疫以令人难以想象的速度向周边扩散开来,疯狂地掠取周围的一切生命。

那些难民距离城市最近,感染上的瘟疫也最严重,几乎是在隔夜就产生了明显的症状,然后死亡便随之而来。

埃尔的部队仅仅奔行了半天的路程,就无法再继续前进。放眼望去到处都是难民的尸体,就连道路都被堵塞无法通行。而更严重的问题是,埃尔通过真实之眼所观察到的瘟疫,已经达到了危险的临界点。

瘟疫的最恐怖之处在于,它会随着死者的增加而进行爆炸式的扩散,死的人越多传染性也就越强大,最后这些难民则恰好变成了孕育疾病的温床。空气中肉眼不可见的黑色雾气已经变得有如实质,已经有人不由自主地开始咳嗽。即便是身体强健的士兵,在这样的环境下也难以支撑。

如果继续往回走的话,恐怕就要把整只骑兵部队葬送在这里。

埃尔回过头,打量了一下自己的士兵。战士们依旧保持着沉默,偶尔有一两声咳嗽声传出,显得分外刺耳。到了这里,大家都已经知道会发生什么,但是战士们的眼神依旧沉着而坚定。

这是一支哀兵,哀莫大于心死。对于一支将苟活引以为耻的部队来说,死亡反而是他们追寻的目标。仅仅是疾病的侵袭远不足以干扰他们的意志。

埃尔回过头向前眺望,远处已经可以看到林荫湖的水面。那是流亡者队伍几天前集结出发的地点,在那一天出发时,有很多难民跪倒在湖边,用容器装满清澈的湖水带在身边,那个令人伤感的画面至今还记忆犹新

然而以他的眼力却能清晰地看到,仅仅几天时间过去,清澈见底的湖水已经变得浑浊不堪。湖面上到处都是死鱼漂白的尸体,即使远隔着几百米,也能隐约闻到腐烂的腥臭。林茵湖畔的杨树林也失去了往日郁郁葱葱的色彩,枯黄的树叶纷纷落下,树干像是被抽干水分一样软软地扭曲成奇怪的模样。

不仅仅是人类,这片土地上的一切生命都在慢慢腐烂。

怀中的水晶球变得滚烫起来,即使包裹着一层毛皮也能感受到惊人的温度。埃尔还能咬着牙忍受,但是小兰伽已经摇晃着尾巴抗议起来。她哼哼了半天,见埃尔没有反应,干脆自己动手,将水晶球扔了出去。

埃尔吓了一跳,眼疾手快地抓住水晶,但是包裹的皮毛已经脱落,少女的尖叫声顿时在耳边炸开。

“埃尔你这个混蛋!你要再敢往前走一步,我就死给你看!”

“白痴,你不是已经死了吗。”埃尔撇着嘴小声嘀咕道,一边将水晶球远远地拿开,免得提卡的尖叫声刺穿自己的耳膜。

“你们回来什么问题也解决不了!伊斯塔伦已经变成了死亡领域,任何生者都无法进入。我们也同样无法离开这座城市!”

埃尔紧握着水晶球,一时沉默无语。虽然不知道提卡身上发生了什么事,但她终究是自己所爱的女人。心内深处的理智告诉他应该相信她的话,但在感情上却无法接受。

“呐……以后会怎么样?”埃尔将水晶球那回到眼前,轻声问道。

“伊斯塔伦只是一座死城,我们的抵抗不可能坚持太久……当那位死亡之主的军队集结完毕之后,我们这块又臭又硬的挡路石头就会被一脚踢开。”史蒂芬大师的声音突然插入进来,接着提卡的话说道:“所以,回去吧,埃尔,你已经看到了瘟疫爆发的情况,现在赶回去还来得及。”

埃尔沉默了半晌,抬起头来,脸色恢复了平静,他对跟随在自己身边的战士们说道:“兄弟们,非常抱歉,是我的任性才带你们回来,这是我身为指挥官的失职。”

“你在说什么啊,大人。”一名战士摸着脑袋笑了起来:“能知道我们的兄弟还在继续战斗,这就已经足够了。我们以前常说,战士们不害怕死亡,但是害怕死的没有价值。现在他们能够继续拿起武器战斗,继续守护伊斯塔伦,心里一定非常高兴。”

“其实我没那么高尚,只是为了我的女人才回来的。”埃尔苦笑着实话实说。

“我们知道啊,大人。”战士笑道:“兄弟们跟你回来就是为了这个啊!不管她是生是死,咱们都不能把自己的女人留在这鬼地方。”

“谢谢。”埃尔用力地拍了拍战士的肩膀,摇头道:“不过你们不能再往前走了,前面是瘟疫的爆发区,你们过不去。剩下的路只能我一个人走。”

“将军,我陪你一起去!”帕兰蒂大声说。

“你也不行,帕兰蒂,现在由你接管指挥权,带队撤退。”埃尔沉声说道。

“我说过,你再前进一步我就死给你看。”水晶球里提卡的声音也变得冰冷起来:“我真的说到做到,如果你再一意孤行,我就立刻放弃复活的机会!”

“复活?!”埃尔正要把水晶球包起来,免得听提卡聒噪,冷不丁听到这个字眼,手一哆嗦差点把水晶球摔了出去。

“笨蛋提卡!你给我把话说清楚!”埃尔死死地抓住水晶球,咬着牙问道。

水晶球对面似乎传来提卡与史蒂芬的争吵声,在埃尔度日如年的等待中,过了好一会儿提卡才重新抢回发言权。

“老人家就是思想太保守……”提卡小声嘀咕了一句,然后清了清嗓子,让自己的语气变得正经起来:“因为某些说来话长的原因啦,我现在的情况有些特殊,所以应该有一种理论上的方法……”

“别卖关子,说!”埃尔咬牙切齿地说。

“如果你能消灭死亡之主,让我继承他的神格……那我们也许还有机会再见面!”提卡犹豫了一下,小声说道。(去读读om)(江苏)

昆明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太原治疗宫颈炎医院
常德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昆明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太原治疗卵巢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