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超神支付 第九十九节 凶威震一州

发布时间:2019-10-12 22:14:10

超神支付 第九十九节 凶威震一州

虽然林秋白敛白袍乘龙霄逝,一夜未出。

但关于他的传说,却是如雨后春笋一般,争先恐后的在中沙州冒了出来。

大街小巷,贩夫走卒,深闺少女千金,宗门闭关潜修的武者

,都是获悉了这一场惊世骇俗的战斗。

一招完败乔梁宇。

这几个字带来的压迫性沉重如山。宛如一位超级强者全力而为的封印阵法,将中沙州积年的优越感尽数碾压震碎。

那些议论者,无一不是满脸错愕,惊骇的情绪如蜘蛛一般蔓延……

乔梁宇可与九大圣地的真传弟子争辉。能以无可匹敌的姿态登顶中沙州试炼大比冠军宝座。

将卫冕传奇,振翅高飞,震慑皇朝,最后面向大陆。

然而,在这关键的一刻。林秋白出现了……

导致乔梁宇的崛起之势被硬生生斩出一条难以逾越的沟壑。

而这一切的起源,似乎都是因为林秋白报名时被人地域歧视了,所以才站出来为北凉州立威。

知道了事情真相的中沙州武者只能苦笑。

暗叹那嘴贱的宗门弟子没有眼力,不知道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遇到了这样一位天才,难道不知道先观察一下对方?

就这样愚蠢的出面诋毁,真是没脑子。

在那等情况下,林秋白不站出来以绝对碾压的姿态镇压中沙州诸位天骄,那才是怪事!

不过事情已经发生,而且中沙州天骄大败亏输已成事实。

就算他们不满,也只能打碎了牙齿往肚子里咽。

不得不服啊。

林秋白都把乔梁宇给一招镇压了,谁还能在他面前翻起浪花?

让比林秋白年长五岁的天骄去?

中沙州丢不起那人!

只能吃亏作罢。

而随着议论声的鹊起,身居中沙州州主的夏侯玄,竟然做出了一个令中沙州都震撼不已的举动。

州主竟不惜用显圣王朝国君赏赐的圣金纸发出一则法律徼文。

将不得歧视外州武者定为一州的律法。

并补充道,有在公共场合侮辱外州武者、甚至散布地域歧视信息的武者,统统三十杀威棒处置!

这则法令出来,成千上万的外州武者拍手称快。

对林秋白感恩戴德,从今以后,他们在中沙州,可再也不会在公共场合承受歧视了。

从今以后,也不会隔三差五有外州武者在擂台上被打伤。

这对外州武者无疑有着长远的好处。

不过,几家欢喜几家愁。那中沙州的武者们,就连闭关修炼两耳不闻窗外事的造化境强者听说了这则律令之后,都觉得匪夷所思。

为了一位十五岁的绝世天才,专门拟定一条州级律令?

这待遇,还真是千年来头一回!

而此次掀起轩然大波的主角。却是安安静静的藏身在李府,心神沉入体内,搜索着与乔梁宇战斗时,突然出现那的一丝异常。

当时,他只觉得身体一轻。

但那等层次的变化,来自于身体内部,甚至是虚无缥缈的识海中。

他只是有玄妙的感应,变化的细节却是难以完全记住并且详细叙述。

所以器灵也是听得一头雾水。

“罢了,是好是歹,以后自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林秋白摇头叹息,在其位谋其政,没有足够的实力,就算他想破脑袋也无法了解某些秘辛。

一念至此,林秋白的眸光微微凝实了一丝。

他刚出显龙城时,锋芒毕露。

遭遇一连串邪修之后,开始懂得将那锋芒稍稍掩饰。

而现在,他的目光平静如古井。似乎是返璞归真了一般。

然而,千万不要凭借目光便以为林秋白是一头没有牙齿的老虎。

那古潭微澜之下,可是潜伏着一条择人而噬的狂蟒!

“先查看这一次的天降红包,究竟是什么好东西。”

林秋白心神一动,沉入脑海,望向那升级版的天道支付系统。

上一次,天降红包可是出现了逆天的百倍悟性、百倍气力,百倍元气!

滚滚的增幅如银河倒悬,灌进体内,直接让林秋白化身战神,强势斩杀祖龙意志虚影。

照此看来,天降红包都不会是凡物。

带着一丝丝激动与兴奋,林秋白轻轻点击查看。

[遮天丹:可遮蔽天道感应。

(因宿主越来越强,且开创了引元境修炼道路,接下来的突破,会被天道察觉,故需要蒙蔽天机,以免被天道轰杀。)]

林秋白:“……”

这就开始与天道杠上了?!

来得好快啊……

惊愕了片刻,林秋白便是压下心中的震颤,笑得十分释然。

本是逆天重生破坏规则的天蛊,应该早点有面对十万甚至百万灾难的觉悟。

北凉州的那些邪修是灾厄,将来也有更多的灾厄!

总之,林秋白的成长之路不会太一帆风顺。

不过,又何惧之有!?

一念至此,林秋白念头探入百宝箱,轻轻抚摸妖无蛊。

“你也无惧十万劫难,对吧?!”

感受到妖无蛊传来的坚定信念。林秋白哈哈大笑,将遮天丹放入百宝箱,紧闭的双眼陡然睁开。

一股锋锐如三尺枪芒,陡然喷吐。

“将那两株意境草收入囊中。我就能参悟一成枪意,彼时,必然更强。”

林秋白喃喃道,尔后站起身,跟李父和李茗烟打了一声招呼,便出了李腑,径直往城心的比武赛场掠去。

一路虽然低调前行。

但那路旁,也是有着无数道灼热的目光落在他的脸庞上,林秋白能轻易的感知到那目光之中的韵羡与敬畏。

仿佛在敬仰一尊神明!

轻轻一笑,林秋白的身形快上三分。

“下一场,中沙州中品宗门御剑宗邓文亮,对北凉州林秋白!”

念到那个名字。

裁判的声音略微带一丝颤抖,显然也是震撼与那名字主人的强悍战绩。

不过他眼神逡巡台下,却是没有找到与想象中符合的绝世身影。

“他……他没来,应该是弃权了!长老……快宣布我……我获胜……”

闻言,长老眼帘微抬,皱着眉头。

有些难以置信林秋白的缺席。

意境草对引元境武者,甚至是元丹境强者都有着浓厚的吸引力。

那乔梁宇便是万分垂涎。

只是,乔梁宇知道这两株意境草必然会被林秋白取走,所以直接是放弃了比赛。

但林秋白不来…岂不是要闹出乌龙?

不过好在,等待了片刻,一道修长的白色身影便是在远处出现。

那手舞足蹈的御剑宗弟子吓得面如土色,立刻跳下擂台,也不管丢脸不丢脸,只顾大声高呼:“我认输!”

抚州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宁波整形美容医院手术
忻州治疗宫颈炎方法
抚州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江西白斑疯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