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补天道 三零一 琼花落,满地伤

发布时间:2019-09-26 02:04:24

补天道 三零一 琼花落,满地伤

孟帅茫然站着,心中一片迷惘,久久没有从眼前的状况中回醒起来。

张瑶卿死了?

昨天还信誓旦旦,説自己研究出了前人所无,独一无二的封印的那个傲气骄人的女孩儿,就这么死了?

这如何能令人相信?

过了好一会儿,他浑身僵硬的走上前去,哑着嗓子道:“那个……她怎么回事?给我看看。”

方轻衍抱着张瑶卿不动,孟帅拍了拍他,他也没反应。孟帅仔细看时,就见他双眼直,失去了焦距,形同木偶。

孟帅知道方轻衍是急痛攻心,失魂落魄,恐怕一时难醒,想去将张瑶卿抱出来,再扶他起来,方轻衍双手却死死的抓住张瑶卿的身子,纹丝不动,仿佛两人是天生长在一起的。

孟帅虽然没拉动两人,却摸到了张瑶卿的肌肤,僵硬冰冷,倘若这还不死,那么世上也就没死人了。

到了这时,他才不得不接受了,这件突兀的、令人难以置信的事实,张瑶卿真的死了。

其实他和张瑶卿,还算不上关系亲近,也不算亲友,但他还是非常欣赏张瑶卿的才气和傲气,就这样死了,他也感觉到心中悲痛。

然而他的痛楚,当然比不上方轻衍的万一——方轻衍已经完全傻了,乃至于得了离魂症一般,无知无觉。

耳边,传来了抽抽搭搭的哭声。

回过头,只见小倩跪倒在地,捂住脸哭了不住,再看这边,方轻衍如此情状,回过来时必定伤身,孟帅好歹还冷静一diǎn,不得不强打精神,把局面控制下来。

他起身过去,先拍了拍小倩,道:“姑娘你先节哀。看你今天的表现,就是一个坚强不让须眉的好女子,你把他找来,自然是有话要説。先把话説清楚了。”

然后,他走到方轻衍旁边,手中含着一股真气,往方轻衍背后拍去。

啪的一声脆响,方轻衍身子前倾,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鲜血喷在张瑶卿神色,让她身上原本于涸的血迹重新鲜艳起来。

接着,方轻衍的目光焦距重新聚集,情感疯狂的涌了上来,其中最多的,并不是悲痛,而是——愤怒。

汹汹的怒火从他心底升起,让一张俊美的面孔都扭曲了,他猛然抬头,死死的盯着小倩,咬牙问道:“谁于的?”

小倩被他的神情吓得一愣,下意识的道:“我我不知道……”

孟帅虚拦了一下,阻挡住了方轻衍吃人的眼光直射小倩,转头闻言道:“你这丫头,怎么一着急不会説话了?怕他于什么,他和你是一边的,不会拿你如何。你説説看,张姑娘什么时候去的,你什么时候现的,当时是什么情况

小倩抚了一下胸口,深呼吸了一下,道:“张姑娘这几日每天都是我服侍的。她晚上不留人值夜,我就睡在外面。昨天晚上还好好的,她还叫我早上早diǎn叫她,今天是重要的日子,万万不可迟了,还跟我説早上要吃粽子,讨个口彩。今天早上我起床之后,现比平时起的晚了,吓了一跳,急急忙忙把粽子上了蒸笼,就来叫她。结果一进来……就……就……”説着两行泪落了下来。

方轻衍目中充血,问道:“到底是谁于的?你知道什么?”

孟帅跟着问了一句,道:“你当时是怎么处理的?现什么了没有?”

小倩道:“当时我吓傻了,什么也不知道,就是抱着姑娘不住的叫她,后来过了很久,我才清醒过来,想出去叫人,在外面找了一圈人,一个人都没有。整个西偏殿没有人,出了宫之后,整个东宫也没有人。”

孟帅算算时间,封印大会的前奏是一早就举行了,如果今天她起得晚了,那么人都去太极殿,东宫没有人也是寻常事。当下突然问道:“你抓住张姑娘摇动的时候,可记得她身子是热的么?”

小倩道:“是冷的,已经硬了,我抓住她摇动,她身子都不会弯。”

孟帅道:“这么説已经去了好久了。应该是半夜就没了。”心中苦笑,若是他当初也看些法医的书,多几句经典的常识,这时也能圈一个死亡时间,怎奈他又不知道有机会遇上杀人案,哪会平白记那些多余的数字,他自己考试还挂科呢。

方轻衍这方面的常识跟孟帅差不多,道:“想必是半夜恶贼进来,将她害了。”

孟帅道:“你确定是被人杀害的么?”他也看见了张瑶卿满身的血迹,他第一反应也是遇害。但其实想想,却又未必。他并没看见凶器,张瑶卿早有咳血的毛病,病猝死也并非不可能。

方轻衍道:“自然是遇害,她胸口有很深的伤口。只是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伤的。你可以看看,若是能认出凶器就好办了。那么……你还现什么线索了么?”最后一句话是问小倩的。

小倩摇头,道:“我曾经听説书的説那些公案书,有的聪明人一看死人的地方就能看出凶手是谁,我一diǎn儿也看不出来。”

孟帅问道:“你説移动过她的身子,那她原来躺在那儿?”

小倩指着床道:“在那里,姑娘半靠在床上,身在倒在被褥里,脚还在地下。”

孟帅和方轻衍同时来到床边,果然见凌乱的被褥上是大片大片的血迹,血迹散乱,显然张瑶卿死的时候并不安详。

查看了许久,孟帅并没看出什么线索,关于侦查探案,他本来就是个棒槌,不可能看了几本就真的变成福尔摩斯,弄了半天,不得要领。方轻衍其实和他一样毫无收获,只是他不肯死心,还在床上看来看去。

无奈之下,孟帅翻回头去,看张瑶卿的尸身。这一回倒是有些名堂……张瑶卿的伤口从颈上到胸口,有长长的一道,深可见骨,伤口薄而外翻,内断面却很是光滑,不是一般的凶器能造成的。

这是……

孟帅抱着张瑶卿的尸,脸色变了几变,方轻衍追问道:“你现什么了

孟帅沉吟了一下,道:“小倩,你説你没现异常?那你去太极殿干什么?还闹出这么一场戏来。拿着张姑娘的遗物去参加斗印大会,有什么意义?固然你替群玉堂保住了一个名额,但那有什么用呢?倘若群玉堂真的是重伤昏迷,需要一diǎn时间修养,你这一去就立下功劳。可是她已经没了,永远也用不上这个名额了,就算闯过了第一轮,又有何益呢?你是怎么考虑的?”

方轻衍听得有理,不由升起一丝疑窦,看向小倩。

小倩咬了咬牙,道:“我去那里,一来是去找何公子,因为他是姑娘相信的人,我想找他为姑娘收殓。还有就是……是想给姑娘报仇,找出她的仇人。

方轻衍吃了一惊,孟帅道:“原来如此,可是你要怎么找?”

小倩道:“我尽我所能。我想,杀害姑娘的,一定是那些参加比赛的封印师之一。”

方轻衍动容道:“你怎么能肯定?”

小倩道:“姑娘平时一心都在封印上,人也很好,从来没和别人结仇,为什么会被人杀害?我想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封印大会。这个大会特别重要,姑娘也很紧张,其他人就不用説了。他们必定是嫉妒姑娘的才华,害怕她抢走第一,这才下毒手害她。”

方轻衍diǎn头

补天道  三零一 琼花落,满地伤

,道:“也有道理——不,这应该是最合理的解释。我们这些弟子何尝不是互相堤防,恨不得找机会吃了对手。只是升土大会好歹还有好几个名额,封印大会却只有一个,阿瑶出色,背景又薄弱,引人起了歹意。”

小倩道:“我还有一个证明。”説着走到桌子前面,指着案头道:“这里原本放了一个盒子,现在已经没有了。那里面的东西或许就是姑娘被杀的直接原因。”

方轻衍惊道:“莫非就是……阿瑶千辛万苦研究出来的封印?”

小倩diǎn头,道:“是的。姑娘对这个封印一直很得意,昨天晚上还摸着盒子跟我説,这里面的东西不出世则已,一出世必定震惊四座,第一手到擒来。可是今天早上却没有了,一定是被凶手拿走了。”

方轻衍低低道:“谋财害命,杀人夺印——可恶”他暴怒起来,狠狠地捶着床板,怒喝道:“竟然有这么卑鄙的人我若不将他碎尸万段,枉自为人

孟帅道:“那么,你认定了凶手的范围,要怎么找出凶手来呢?”

小倩道:“我想,凶手杀了姑娘,心里也会心虚。我拿着姑娘的东西出现,暗示姑娘并没有死,只是身受重伤,那人一定会露出破绽。因此我説出群玉堂的时候,眼睛一直往过关的那些人面上看,要看看到底是谁。”

方轻衍道:“你看出是谁了?”

小倩道:“没有。他们一个个神色都不自然,可是若説谁特别奇怪,好像也没有。我看了半天,觉得这个也像,那个也像。后来就乱了。”

方轻衍长叹一口气,道:“那也难为你。”察言观色也是一项技能,同样需要经验,这小姑娘够聪明的了,想法很好,但是因为能力不足,执行力不够

倘若她早把这个想法告诉方轻衍,方轻衍冷眼旁观,或许能看出些门道,但是现在场景过去,让他靠回忆想起谁最可疑,那也是强人所难。

孟帅在旁边问道:“看不出来,你没有别的办法了么?”

小倩道:“我本来想这招会灵的,如果不灵,就知道用第二招……引蛇出洞。”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专家是谁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专家电话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专家简介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专家在线门诊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专家介绍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